当前位置:幸运书吧>言情小说>皇城第一娇> 207、新婚,引凤归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07、新婚,引凤归

    摄政王府开府已经有十来年了,今天却还是第一次真正户门大开广迎嘉宾。

    虽然同样人丁稀少,但摄政王府和骆家还是不同。

    骆家是真的没有什么得用的旁支,而谢衍如今纵然更像是个孤家寡人,但整个皇室的人都是他的同宗同族。

    因此,今日摄政王府负责接待男宾的是安成郡王和穆安郡王带着各自的儿子,还有去迎亲尚未回来的康成郡王。长昭公主驸马带着公子打点杂事,太华公主领着长陵公主长昭公主接待女眷。

    就连刚刚从骆家赶回来的宁王都吩咐世子带着底下几个兄弟帮衬着做一些小事。

    皇室内部如何纷争是一回事,但这样的重要场合身为皇室一员也不能袖手旁观,将双方不对付写在脸上是莽夫所为。

    招呼女眷的大殿里,长陵公主被坐在一边的宁王妃拉住,“贤语。”

    长陵公主只得停下了匆忙的脚步笑道:“宁王婶,可是有什么事?”

    宁王妃看了看四周,道:“你二叔二婶怎么还没来?是不是让人去催一催?”

    闻言,周围的其他女眷起纷纷竖起耳朵来听。

    摄政王和父母关系冷漠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因此也有不少人暗暗好奇,今天摄政王府大婚穆王夫妇会是个什么态度。

    要知道这桩婚事从头到尾,除了穆安郡王夫妻俩时不时过来帮些忙,穆王府其他人可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就连整个婚礼都是太华公主在操办。

    若不是还有穆安郡王两口子在,只怕外人都要以为这两家压根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长陵公主笑道:“原来是问这个,宁王婶还不知道么?昨儿半夜二婶就让人过来传过话了,说二叔因为知非大婚太过欢喜激动,晕过去了。今儿还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呢,这才让穆安郡王夫妻俩一大早就过来帮忙。你瞧,他们两口子这一大早忙里忙外,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就是因为二叔二婶没能过来,觉得是自己没照看好二叔,愧疚呢。”

    谁都知道这话是扯淡,但谁都没有说破的意思。

    至于穆王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昏过去,除了宁王府的人,在场绝大多数人也不感兴趣。

    宁王妃还想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了迎亲队伍回来的乐声和鞭炮声,门外有管事满脸笑容地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叫道:“迎亲队伍回来了,王妃到了!”

    闻言,长陵公主精神一振,不再理会宁王妃笑着对众宾客道:“新人接回来了,各位,本宫先失陪了。”

    几位命妇也跟着站起身来,笑道:“咱们也出去迎一迎新王妃吧。”

    不少人也纷纷附和起来,只有宁王妃等少数几个坐着未动。

    其他人也不多说什么,宁王妃毕竟还是楚王妃的婶婶,她不出去迎接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一片喧闹声中,新人进了王府。

    新娘先被送去了王府专门为新娘准备休息的小楼,尚未行礼的新人可在这里稍事休息,或者吃点东西或者补妆整理仪容,等到了钦天监算好的吉时,再被请去大堂拜堂成婚。

    骆君摇被一群姑娘簇拥着走进外院专门准备好的小楼,秦凝就从房间里钻了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同样衣着华丽的小姑娘,“你们可算是来了,我等了好久呀。”

    众人也都认识那姑娘,那是长昭公主的小女儿怀阳郡主徐歆玉。小姑娘今年十三岁,比秦凝还要小上大半岁。

    等到侍候的下人都退了出去,宋琝才伸手揭下了骆君摇头上的抬头。

    秦凝睁大了眼睛叹道,“摇摇,你可真好看,难怪我舅舅喜欢你呢。”

    旁边梁疏风忍不住打趣道:“以后可不能叫摇摇了,要叫舅母啊。”

    “……”秦凝有些郁闷,“怎么感觉凭白比你们矮了一辈。”

    众人齐声笑道:“就是比我们矮了一辈。”

    本身也出身皇室的梁疏风笑道:“以后要叫姑姑哟。”

    秦凝翻了个白眼,“我叫你姑姑,你叫我母亲什么?”

    梁疏风瞬间哑口无言。

    她要叫长陵公主姨母。

    秦凝觉得叫舅母别扭,但徐歆玉却接受良好。

    小姑娘走到骆君摇跟前,盈盈一拜,脆声道:“歆玉见过舅母。”

    秦凝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家小表妹一眼,小姑娘却调皮地对表姐做了个鬼脸,“本来就是小舅母啊。”显然,这也是个调皮的小姑娘。

    倒是骆君摇被一个只比自己小几岁的小姑娘叫舅母,略微有点脸红起来。

    “奴婢求见王妃。”门外传来含笑的女声。

    不等骆君摇回答,秦凝就听出了来人的声音,笑道:“是奉剑姑娘,快进来。”

    奉剑带着几个侍女走了进来,几个侍女手中都捧着各种鲜果点心和果浆。

    点心都是特意制作成小小的方便入口的模样,鲜果也都切成了小巧漂亮的一块块的,显然都是特意为新娘子准备的。

    奉剑朝众人微微欠身行礼,然后才道:“奴婢奉命,送些点心过来给王妃和各位姑娘享用。”说话间,她挥手让侍女将手中的鲜果点心都放到了桌上,又对骆君摇道:“奴婢们便在外间侍候,王妃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差遣便是。”

    骆君摇跟奉剑也不算陌生,笑着点头应了,奉剑这才欠身告退。

    “摇摇方才一路都盖着抬头没瞧见,今儿的婚礼可当真排场大得很,现在京城里这些贵女肯定都不知道在心里酿了几瓶酸醋了。”

    不仅是婚礼的风光场面,还有摄政王府的聘礼和骆家晒出的嫁妆,更有今天在骆家大堂之上谢衍的承诺。

    虽然不少人都对此抱着几分看笑话,等着将来谢衍自己打脸的心情,但不得不说这样的承诺对女子来说还是十足让人羡慕嫉妒的。

    因此,新人都还没有出骆家的大门,摄政王殿下在骆家大堂上的誓言就已经飞遍了整个上雍皇城。

    就连在摄政王府的秦凝等人也都知道了。

    沈红袖道:“他们不是早便该酸了么?”

    众人莞尔一笑,可不是么?

    秦凝道:“我以后也要找一个跟舅舅一般对我好的男子。”

    徐歆玉拿手指刮了刮她的小脸,小声道:“表姐,羞羞。”

    秦凝理直气壮地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就是这么想的啊。再说了,连舅舅这样的身份地位都愿意做到,那些人还才不如我舅舅呢,凭什么还要本郡主迁就他们?”

    骆君摇笑着一拍秦凝的肩膀道:“有志气,说得对!”

    秦凝得意地道:“那是自然。”

    “咳咳。”门外传来一声闷咳,众人回头望去才看到太华公主正站在门口是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秦凝脖子一缩,将自己隐藏在骆君摇身后小声叫道:“太华姑婆。”

    “见过公主。”

    太华公主走了进来,苍老的脸上满是和蔼的笑容,“不必多礼,我来看看君摇。”

    “见过公主。”

    太华公主上前扶住骆君摇,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以后跟知非一样,叫姑母便好。以后你便是这王府的女主人了,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她们去做,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骆君摇大方地点头道:“谢谢姑母,我知道的。”

    太华公主满意地点点头,对这小姑娘大气不扭捏的态度十分满意。

    拉着骆君摇坐下说了一会儿话太华公主才又起身离开,看着她离开别人还好倒是秦凝长长出了口气。

    “姑婆没生气吧?”秦凝显然还惦记着自己先前说的话被太华公主听到了。

    骆君摇笑道:“当年高祖创业,太华公主也是有功的,可见也是个女中豪杰,你这几句话算得了什么?”

    如今上雍皇城对贵女的管束是严苛了不少,但太华公主年轻时候可未必。

    否则那时候怎么会有太皇太后那样辅佐丈夫开国,太华公主这样凭着自己的功劳一路受封大长公主的女子?更不用说还有白靖容那样…到现在还能搅弄风云的女人。

    秦凝愣了愣,这才恍然大悟,“对哦。”

    骆君摇怜爱的摸摸她的小脑袋笑道:“不怕哦,我们安阳郡主敢说敢当。”

    于是,又引来众人一阵哄笑。

    酉时二刻,几声古朴悠远的钟鼓声之后,婚礼正式开始。

    摄政王府的主殿名为镇安殿,是一座面阔七间,重檐歇山顶,可谓是整个摄政王府最宏伟大气富丽堂皇的一座大殿了。

    这镇安殿是王府举办大型庆典宴会或者需要同时召见大批官员议事才会用到的地方。因为谢衍习惯在宫中解决政事,极少将朝中大臣招到摄政王府来,这么多年王府也没有办过什么大型宴会,因此这座宫殿几乎没有正式启用过。

    如今头一回正式启用,便是摄政王和王妃的大婚之礼。

    虽然三品以上官员勋贵几乎一个不落全部都来了,但放在这镇安殿中竟然也并不显得如何拥挤。

    谢衍一身红衣翩然站在大殿门口,俊美的容颜在满堂华灯映照下,越发显得气势卓然,英挺逼人。

    他足下,正红的地毯一路向外延伸着。地毯的尽头,骆君摇正在一群华衣少女的簇拥扶持下,缓步朝着殿门口走了过来。

    乐声古朴淳厚,自有一股庄严肃穆之感。

    骆君摇在秦凝和徐歆玉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向前方。

    她虽然看不到,但却清楚的知道,就在前方不远的大殿门口,谢衍正站在那里等着她。

    雍容清贵的古音下,她脚步轻缓,却仿佛每一下都正好踏在了那古音的节奏上。

    一步,一步。

    直到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摇摇。”她听到他轻声唤道。

    ------题外话------

    上午三更,下午五点更后面的哈~~(* ̄3)(ε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