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312章 贪心的男人,厚颜无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12章 贪心的男人,厚颜无耻!

  弗兰德张嘴欲言,最终还是将那些话葬在了心底。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穿越喧嚣的人群,落在了不远处那风华绝代的身影身上——柳二龙。

  柳二龙正和她的姐妹们围坐在一起,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在这欢声笑语中,弗兰德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落寞。

  柳二龙似乎有所察觉,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最终定格在了弗兰德身上。

  当她看到弗兰德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仿佛春雪遇到了暖阳,迅速消融。

  她的眼神变得冷冽而锐利,其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排斥。

  看到柳二龙这样的反应,弗兰德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感到自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握住,心脏被挤压得几乎无法跳动。

  他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但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

  弗兰德的异样和小动作。

  这一切都被渊青天尽收眼底。

  但他并未流露出过多的情绪,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便转过了头。

  柳二龙,那个曾经让弗兰德魂牵梦萦的女子,如今早已是渊青天的红颜知己。

  弗兰德的那点小心思,在渊青天看来,不过是徒劳的挣扎,是他在自己编织的梦境中自欺欺人罢了。

  现在想想,饶是没有他的介入,弗兰德最后还不是只能将心中的那份情深埋起来,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跟玉小刚成为所谓的‘精神夫妻’?

  “可悲~”

  渊青天轻轻摇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招呼一声:“岳父,赵长老,我先过去了。”

  宁风致和赵无极点了点头,他便端起酒杯走向了‘后宫团’。

  而将注意力收回的赵无极,发现了弗兰徳那失落的表情,心中不禁泛起一丝疑惑。

  由于赵无极很早就被招揽到武魂殿,所以并不是很明白弗兰徳为什么看见柳二龙后,会表现得这么失落。

  不过对于怎么安慰人这件事...

  赵无极表示:“我很有经验!”

  当即,他微微倾身,用肩膀轻轻碰了一下弗兰徳的胳膊。

  弗兰徳原本失魂落魄,眼中只有无尽的挣扎与痛苦。

  赵无极的这一碰,却像是一股清泉,缓缓注入他干涸的心田。

  他抬起头,疑惑地望着赵无极:“怎么了?”

  赵无极微微一笑,环顾了一下四周,确保没有人在关注他们的举止以后,便对着弗兰德挤眉弄眼。

  “等结束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好好潇洒潇洒,一下子就能把不开心的事都给忘了。”

  弗兰徳有些懵。

  不是别的,就是现在的赵无极看上去好像有点...有点猥琐?

  他还没来得及回应,马红俊就凑上前来,一脸好奇地问道:“赵老师,是什么好地方啊?我们能去吗?”

  奥斯卡也是一脸好奇。

  赵无极见状,不禁干咳了两声,试图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这次的目的地实在太过特殊,不是他们这个年纪能够涉足的。

  虽然他知道这两人的尿性...

  于是,赵无极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沉声道:“你们两个小鳖犊子,毛都没长齐呢,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我跟你们院长去就行了。”

  “哦...好吧。”

  听到这里,马红俊和奥斯卡脸上的期待之色顿时消散了大半。他们无奈地低下头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两人的眼神却不经意间相碰在了一起。

  那一刹那,仿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在两人之间流淌。

  之前勾栏听曲的时候,他俩都能给逃单了。

  不让他们去?

  就这件小事,能难倒他们吗?

  偷偷跟着不就好了?

  ......

  当渊青天走来之时。

  ‘后宫团’内,除了还不太适应的紫珍珠,几乎都是一个姿态、一个表情,一个语气。

  “哼!”

  随着一个女子轻声的冷哼,整个后宫团仿佛被这股情绪所牵引,纷纷偏过头去,给渊青天投去了一个白眼。

  动作整齐划一,像是经过了特殊训练一般。

  渊青天见状,不禁洒然一笑。他深知这些女子们的脾气和性格,知道她们此刻的举动并非真心抱怨。

  “姑奶奶们,你们这是怎么啦?”

  “我回来了也没个欢迎仪式吗?”

  他轻轻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张开了双臂。

  一瞬间。

  其中几个女子就蠢蠢欲动起来。

  就连比比东也在其中。

  “姐姐们,你们可不能受他蛊惑,中了他的奸计啊!”

  “不然的话,他之后总是这样,我们岂不是要天天盼星星盼月亮?”

  小舞当仁不让,眼神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直接唤醒了比比东她们。

  随即,她咽了一下口水,鼓起勇气,与渊青天进行对峙。

  “你这一去就是两年多,知道我和姐姐们有多难熬吗?”

  “还想让我们给你准备欢迎仪式?”

  “你可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火舞与一众姐妹满脸佩服地盯着她,心中默默给她点了个赞。

  敢这样和渊青天说话,小舞怕不是又要被狠狠‘惩罚’了?

  要知道上一次,小舞可是在床上躺整整三天,整个人的精神气像被抽空了一般,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这一次...

  小舞恐怕又要多躺好几天了吧?

  毕竟这次火舞没有加入,分担不了来自渊青天的压力。

  渊青天悬着的双手渐渐垂落,他神色中带着浓浓的愧意,沉吟了一会后,才道:“让你们受罪了,是我的错。”

  “还能弥补吗?”

  渊青天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向小舞,然后又扫向他的“后宫团”,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深深的希冀。

  不少关注着这边的人,直接哑然了。

  堂堂武魂帝国的帝君,竟然会怕老婆?

  倘若渊青天得知他们的想象,一定会指着他们大声怒斥:“放屁!我这是爱老婆的表现!”

  小舞呆住了。

  这跟她设想的不太一样啊?

  然而。

  包含火舞这个好搭档在内,姐姐们纷纷不讲义气地窜到渊青天身旁。

  “你回来了就好。”

  “我们知道你忙,所以没法及时回来...这不是你的错。”

  “要弥补也是互相弥补才是。”

  ...

  香风缭绕,柔情缠绕。

  渊青天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享受之色。

  生而为人,本该如此!

  “东儿,二龙,月华...”

  “你们太善解人意了!”

  渊青天感动得体无完肤,忍不住随手一捞,随机将几个美人搂在怀里。

  诶!

  还真巧了!

  是身材最爆炸的姐妹花!

  朱竹清和朱竹云。

  两人的温软直接贴紧了他的身体,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朱竹清当即便觉察到了异样,变得有些扭捏:“青天哥哥,我和姐姐晚上陪陪你好不好?”

  朱竹云则红唇微挑,娇媚一笑:“竹清说得对,晚上让我们来好好服侍你。”

  其他姐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各怀心思。

  被姐妹花抢先了一步,她们有点不甘心,但也没说什么。

  虽说平日里以‘姐妹’相称,但谁不想跟渊青天呆的时间长一些?

  要说不想,那绝逼是假的!

  听到两女这话,渊青天顿了顿,扫了眼近在咫尺的绝色们,提了个意见:“要不...再来两个?”

  他其实是想说‘一起来’的。

  但想了想,要是人太多的话,根本没法做到平均分配。

  此言一出。

  她们像烧开了热水一般,直接沸腾起来。

  朱竹云暗自撇了撇嘴:“贪心的男人!”

  朱竹清跟她想的正好相反。

  两年多的时间里,渊青天的实力肯定有不小的增长,耐力方面定也是更上一层楼。

  朱竹云还没经受过折磨,所以不知道渊青天的恐怖...

  现在,朱竹清只能在心里为她默哀。

  “我们就晚一点吧。”

  比比东看着柳二龙几个同龄人,轻笑道。

  她们没有异议。

  毕竟小姑娘们都叫她们姐姐咯,那她们自然得让一让可爱的妹妹们。

  “东儿姐姐真好!”

  “二龙姐姐也是!”

  “还有月华姐姐!”

  “我如烟姐姐也不能少!”

  ...搜毣趣

  最后。

  人员选定下来。

  除却朱家姐妹花。

  便是冰火两重天——水冰儿与火舞。

  这是她俩的首次合作,但两人都兴致勃勃,脸上写满了兴奋之色。

  ......

  好好好!

  我在前线奋战,你们在后排吃紧...

  这姐妹还能不能做了?

  小舞望着这一幕,感觉整个人都麻了,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

  还未入夜。

  渊青天孤身一人,来到了自己的寝宫。

  推开门。

  便见一道绝美倩影正静静地坐在一把交椅上。

  “回来啦。”

  千仞雪微微一笑,缓缓起身。

  “让你一个人守在这里这么久...”

  渊青天大步迈过去,温柔地将她搂入怀中,双手不自觉地用力,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对于千仞雪,他的愧意最深。

  即便他再能言语,此刻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千仞雪眼中泪光闪烁。

  累吗?

  累,当然累。

  可只要是为了渊青天,她觉得一切都值得。

  “你以前可不会这样的。”

  她安心地闭上眼,将头倚在渊青天的胸口上。

  “只有在你身边,我心才是静的。”

  渊青天轻抚着她的金发,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忽地。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入渊青天耳朵里。

  他眉头一皱,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当看见那个小小生物以后,他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娘亲。”

  “爹...爹爹。”

  被发现后,渊平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过来,给爹爹抱抱。”

  渊青天招了招手。

  渊平和愣了一下,然后便是满脸欣喜地小跑过去。

  渊青天一手将他抱起,“哟,还挺重的。”

  “都长成帅小伙了。”

  “嗯...有我的半分风范了。”

  千仞雪‘噗嗤’笑了出来,轻锤了一下他的胸口,“没脸没皮的。”

  对此,渊青天直接选择亲她一口。

  惹得渊平和双手捂眼,又偷偷地分开一条裂缝,悄咪咪地观察。

  “讨厌,平和还在这里。”

  千仞雪脸庞红润,白了他一眼,嗔怪道。

  “爹爹,爹爹,平和想听听你的事迹,你能讲给平和听吗?”

  渊青天看了眼怀中的娇羞人儿,“咳咳,平和啊,爹爹刚回来,有些累了,想休息了。”

  “要不明天爹爹再给你讲?”

  千仞雪瞬间就明白他的心思,但并没有拆穿,毕竟她自己也...

  越想,她脸越红。

  “那好吧。”

  渊平和有些失望地低下头去。

  渊青天俯身将他放在地上,揉了揉他的脑袋,温和道:“爹爹和你娘亲有些悄悄话要说,平和能不能自己去睡觉啊?”

  渊平和眨了眨眼,“可是我平时都是跟娘亲一起睡的诶。”

  渊青天嘴角一抽,然后鼓励道:“平和现在是大男孩了,总是跟娘亲睡,要是被其他小孩知道的话,会被嘲笑的哟。”

  渊平和一听,头瞬间如拨浪鼓一般摇晃起来,“平和不想被其他小孩笑!”

  渊青天一拍大腿,“对嘛!”

  “我家平和是最勇敢的,一定能自己睡的!”

  “爹爹最相信平和了。”

  一番忽悠加鼓励后。

  总算把‘小电灯泡’给送走,去找他的姨娘们了。

  按小家伙的话来说:“跟娘亲睡会被笑,那跟姨娘睡就不会啦!”

  这脑回路,渊青天确定,百分之百是亲生的!

  他松了口气,转身看向千仞雪。

  他笑了笑:“雪儿,接下来就是我俩的独处时光了。”

  千仞雪啐道:“呸!色批!”

  “你个当爹的,竟让骗自己小孩,真不要脸!”

  渊青天走过去,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哎呀,平和要是在的话,我们就不好亲密了,你说是不是?”

  千仞雪偏过头去,轻哼一声:“反正就是你的不对!”

  “呃...”

  渊青天正发愁呢,脑海中一道灵光突然一闪而过。

  他贴近她的耳畔,轻轻道:“那今晚我来就好,你不用费劲了。”

  千仞雪一听,直接惊了。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