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299章 你爷爷会打断你的腿的!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9章 你爷爷会打断你的腿的!

  深夜,月华如水,银辉洒满了大地,为这静谧的夜色增添了几分神秘与幽深。

  渊青天结束了与两位女子的纠缠,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冷,不带一丝情欲的残留。

  他决绝地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那间充满旖旎的房间。

  淡淡的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

  他伸展了一下疲惫的身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嗯……是大海的味道。”

  他轻声自语,声音中透露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嗯?

  他微微皱眉,目光低垂。

  裤腿湿哒哒的,不太舒服。

  一看就是海魔女干的好事!

  渊青天轻哼了一声,运转魂力,将裤腿上的海水迅速蒸发掉,一丝丝白雾从他的裤腿上升腾而起,消散在夜空中。

  他迈开步伐,朝着海神殿的方向信步走去。

  ......

  波赛西亦未寝,耸立在海神雕像前。

  月光洒落在她洁白的裙摆上,如同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华。

  以往每当站于这个位置之时,她眼眸内尽是流露出无比的崇敬与憧憬。

  然而,此刻的波赛西却与以往有所不同。

  她的眼神中少了许多尊敬,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迷惘与挣扎。

  忽地,她感受到有人正在靠近。

  “谁?”

  她豁然转过身去。

  一般来说,海神岛上的海魂师,亦或七圣柱守护者,没得到她的允许,是不能随意踏入海神殿的。

  这么晚了,会是谁?

  波赛西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了起来。她感到一股莫名的紧张感笼罩着自己。

  她害怕被人看破自己的心思,尤其是此刻的自己,心中充满了纷乱的思绪。

  “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波赛西微蹙的柳眉渐渐舒展,但眼底的复杂却是愈来愈浓。

  她看着渊青天,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感,既有欣喜也有复杂。

  渊青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这深夜的打扰,反而显得有些悠闲自得。

  “不算晚,倒是你...玩得高兴吗?”

  波赛西将思绪收敛起来,轻轻地笑道,试图用轻松的话语掩盖自己的紧张感。

  她所指的‘玩’,自然不可能对应渊青天脑海中的废料。

  渊青天也没多想,实诚地点了点头:“还不错。”

  “那就好。”

  波赛西轻声回应。

  渊青天忽地抬起头,望向星空,再看向她,“你看上去情绪不太好的样子。”

  “是不是那天我说的话...对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渊青天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并不喜欢拐弯抹角。

  他深知,任何藏着掖着的举动,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让自己陷入无休止的纠结与痛苦之中,同时也会让那些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因无法理解而心生困扰。

  波赛西的眼神微微颤动了一下,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波动,强笑着回应:“不会。”

  “人各有志,凡事不能强求。”

  “况且...”

  她的视线上移了一些,落在了渊青天额头上那个已经比之前淡化了许多的印记上。

  “还有吗?”

  渊青天轻轻地问道,往前踏了一步,两人的距离更近了。

  波赛西微微偏过头,避开了渊青天的目光,“没了...”

  渊青天盯着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叹了口气:“你是担心我通过全部考核,又不接纳海神之位的事。”

  “还是...”

  “第九考你要为我打开七情幻境而献祭自己的事?”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的话语之中。

  波赛西闻言,心中一震,重新看向他,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震惊和疑惑。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似乎对于渊青天能够洞悉她的心思感到不可思议。

  渊青天脸上露出一种无奈的表情,“依照你的信仰,那就是后者咯。”

  他顿了顿,缓缓解释起来:“我爷爷是天使神的信仰者,至于地位嘛...跟你差不多。”

  “天使神与海神同为一级神,考核自然有诸多相似之处。”

  “所以知道这个,并不奇怪。”

  “他还跟我说...”

  天使神的信仰者,地位跟她差不多?

  波赛西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信息,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美眸都睁得大大的,赶忙打断道:“等...等等!”

  她一脸难以置信,内心的震撼如同狂涛般席卷而来,“莫非...莫非你爷爷是...是千道流?”

  渊青天故作惊讶地看着波赛西,仿佛对她的猜测感到意外,“你怎么知道的?”

  “你认识我爷爷?”

  波赛西直接沉默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渊青天竟然和昔年那个追求过自己的男人有关...

  嗯?

  好像不对啊!

  她又继续问道:“你不是姓渊吗?千道流怎么会是你爷爷呢?”

  渊青天笑了笑:“我是他捡来的。”

  “在这一片丛林,狼口之下。”

  闻听此言,波赛西心里没来由地窜起庆幸之意。

  但没过多久,一股子怜惜又蓦然浮现,将庆幸之意冲淡。

  虽然渊青天说得轻松,但听在她耳朵里,还是让她不太好受。

  “你爸妈呢?”

  她声音略显低沉,有点想抚摸渊青天的脸颊,好好安慰他。

  渊青天微微一愣,没料到她会这么问。

  他目光有些深沉,“兴许活着,兴许死了。”

  “我不知道。”

  “不过都无所谓了,我有了爱的人,也有爱我的人。”

  “生而不养者,我又何须在意呢?”

  从第一次见面,到这一刻之前...

  在波赛西眼里,渊青天总是显得风轻云淡,自信不写在脸上,一举一动却带着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傲意。

  而现在的渊青天,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抿了抿红唇,主动往前踏出一步,温柔无比地抱住渊青天。

  “这一路走来,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渊青天又愣住了。

  现在这种情况...

  怎么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不过,他肢体反应倒也不慢,也是抱紧了波赛西,轻声道:“是啊。”

  “你心疼我了?”

  感受到身体被温热的男子气息所包裹,波赛西初露芽苗的母性光辉瞬间就消失殆尽。

  她努力想要平复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声若蚊呐:“我...我才没有...”

  “你撒谎。”

  渊青天平静道,唇角掀起一丝微不可察的弧度。

  虽然事情的发展跟他预想中的不太一样,但好在结果大差不差。

  波赛西绝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片片红霞,那些红晕就像是天边初升的朝霞,既娇艳又羞涩。

  “你...你快放开我...”

  “我和你爷爷可是认识的,他要是知道你敢这样做,肯定要打断你的腿的!”

  她轻声说道,声音中带着些许颤抖,似乎是在害怕,又似乎是在期待什么。

  渊青天挑了挑眉:“你是在恐吓我吗?”

  千道流的确会因此而大怒,不用怀疑。

  但打断他的腿...

  还是算了吧!

  他的肉身只会越来越强,届时就算跪在千道流面前,千道流也打不掉他一根汗毛。

  况且...

  自己这样做,是为了爷爷好啊!

  爷爷年纪都这么大了,绝对无福消受波赛西的美意。

  再说了。

  波赛西又不喜欢爷爷,爷爷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怎么能做舔都舔不到的舔狗呢?

  自己是在帮爷爷脱离苦海啊!

  为了爷爷...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没错。

  短短几秒的自我心理疏导,渊青天就把自己给说服了。

  想必善解人意的千道流知道了他的想法,定会感到老怀欣慰的吧?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