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215章 我还没...,把名字倒过来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15章 我还没...,把名字倒过来写

  “怎么还没结束?”

  “他精力这么旺盛的吗?”

  阿银就这样从白天偷看到天黑。

  期间,渊青天与比比东的位置,也多次发生了改变。

  不过因为窗户大开的原因。

  阿银还是能观望到些许风景。

  眸内倒映的,是那具完美到连她都自愧不如的娇躯。

  而那具娇躯,被那高大的身影紧紧把握、拿捏着。

  “阿昊跟他相比,貌似差了很多...”

  阿银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与唐昊纠缠的画面。

  虽说唐昊精力也不错,毕竟是打铁的。

  可有效时长跟渊青天相比,的确差了许多。

  基本都是唐昊自己舒坦了,就拿手指来应付她...

  可比比东非但没有被应付了事,反而被他弄得...

  死去活来。

  他...

  真男人啊!

  渐渐的,阿银竟然幻想起与渊青天缠绵的画面。

  “阿银...”

  “母亲...”

  可当温柔的唐昊、懂事的唐三出现在脑海里之时。

  渊青天的身影,便如玻璃般在脑海中爆碎开来。

  “阿银啊阿银,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吗?”

  “他可是与你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他注定只能是你的敌人,怎么可以把他带入幻想中呢?”

  “阿昊、小三,我对不起你们啊...”

  阿银心中悔悟,顺带给死去的唐昊和被囚禁的唐三道歉。

  ......

  “嗯哼~”

  “乖徒儿,再...再用力一点...”

  “不...不要怜惜为师...”

  比比东的娇躯似火炉一般滚烫,从琼鼻内、朱唇中喷吐而出的浊气也是愈发炽热。

  “东儿,东儿...”

  渊青天双目发红,如搭配上红石装置的活塞,腰杆子迅猛且有力。

  少顷。

  巅峰已至!

  “嗯啊~~~”

  比比东发出了一阵婉转悦耳、令人遐想不断的娇吟。

  为了发出这种声音。

  她足足隐忍了一个多月。

  这下子,总算得以解放了!

  渊青天也恰到好处地发出了如野兽一般的咆哮。

  不过。

  还可以继续。

  他双手一捞,比比东软绵无力、不着片缕衣物的娇躯便又倒在了他的怀里。

  比比东眼底泛出一丝慌乱,忙不迭地劝道:“青天,我还没...”

  她还没休息好,正处敏感时期。

  “没事的,东儿。”

  “我来*就好。”

  渊青天可不管那么多,两只大手似蟹钳般有力,将她紧紧束缚住。

  “不...别...”

  “嗯哼——”

  她微微仰头,贝齿紧咬唇瓣,美眸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一阵猛烈...后。

  她再也支撑不住。

  如开了闸的水库,顷刻间...而出。

  渊青天也舒爽地呼出了一口浊气。

  便抱着软烂如泥、不时颤抖的比比东,渐渐睡去。

  在此之前,他略带深意的眼眸,朝窗外扫了一眼。

  办事的时候。

  他可注意到了,许多被屏蔽的提示。

  呵~

  淫草。

  ......

  几天的时间里。

  他把比比东治得服服帖帖以后。

  又去找了灵鸢。

  再见心爱的男人,灵鸢自是欣喜不已。

  刚一见面,就对渊青天动手动脚。

  她的欲望较比比东,要更为强烈。

  几番差点如上次那般昏厥过去。

  而后。

  渊青天没有再沉浸于温柔乡之中。

  独自一人,前往了杀戮之都。

  刚步入那恶人横行的酒馆。

  几十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便扫了过来。

  大刀阔斧的纹身恶霸,阴险狡诈的侏儒小鬼,杀气腾腾的丑陋大汉...

  总之。

  这里每个人手上沾染的鲜血,不亚于臭名昭著的邪魂师。

  当然了。

  其中肯定也不乏邪魂师的存在。

  而渊青天却生得一张俊美面庞,冷漠得恍若拒人于万里之外,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来杯血腥玛丽。”

  他对这些家伙视若无睹。

  随意寻了一个空位置坐下,打了个响指。

  接着,一个面部俏丽却纹烙了诡异黑纹的女子,端着一个黑色盘子款款走来。

  “您的血腥玛丽。”

  她眸子在渊青天身上停留了片刻,便转身走了回去。

  “嘿,这个小白脸要能喝下血腥玛丽,老子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啧啧,好好的饮品又要被这种初出茅庐的小鬼给浪费掉了,真是可惜啊!”

  “喂,小屁孩!还是赶紧滚回去穿纸尿布吧!这里不适合你!”

  “哈哈哈...”

  周遭,不断传来戏谑的嘲讽。

  渊青天拿起那杯血腥玛丽,仔细端详了一番。

  又拿到鼻尖下嗅了嗅。

  “真难闻啊...”

  旋即,他那对深邃如渊的眼眸内,闪掠过一抹凌厉。

  紧接着。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

  白金色的光芒自他周身迸发而出。

  他们还来不及反应。

  “扑哧...”

  一柄泛着黑焰的巨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了他们的身体。

  鲜血将这处阴暗的酒馆,衬得更为阴森恐怖。

  残肢断臂遍布地上、桌上。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铁锈味。

  起初那位说‘要把名字倒过来写’的勇士,被渊青天特殊对待。

  人家都是被拦腰斩断。

  而他,则是头颅都被斩落。

  最后时刻,他貌似看到了,他倒过来的身体。

  那名俏丽女子,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她的瞳孔不止地收缩进去,直至化为针尖大小。

  她在这里呆了这么久。

  见过太多狠人。

  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就收割了所有穷凶极恶之人的性命的...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咔嚓——”

  那杯血腥玛丽,被渊青天随意抛掉。

  杯子碎裂开来,较于鲜血还要更为暗沉的液体流淌而出。

  喝这种玩意,很容易成瘾的。

  况且这玩意也不好喝。

  只有弱者需要通过喝这玩意,才能进入杀戮之都。

  但不好意思...

  他不是弱者。

  “入口在哪?”

  黑焰巨刃停滞在俏丽女子的脖子旁。

  那包裹着鲜血不断跳跃的黑焰,还有那滚烫且极具侵略性的温度。

  令她品尝到了死亡的气息。

  她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尊...尊贵的强者...请...请随我来。”

  “那便有劳了。”

  渊青天微微颔首,淡然道。

  那黑焰巨刃,也于半空中渐渐淡化。

  俏丽女子都怔住了。

  这么礼貌?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