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205章 你哭了,破了禁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05章 你哭了,破了禁忌

  不久过后,叶泠泠实在绷不住了。

  “哗啦——”

  得,这下子,澡白洗了。

  “哼呼...”

  她娇躯猛颤了一会,直接瘫软在渊青天的怀里。

  她娇喘不已,脸颊上的潮红,显得那般清晰。

  此番,虽未进行到最后一步,但几乎所有防线都被渊青天给摧毁了。

  这利息...

  怕不是借的高利贷?

  渊青天柔和一笑,为她捋去了被汗水浸透的发丝。

  “下次,可不能听你母亲的话了喔~”

  叶泠泠无力地瞅了他一眼:“既然你都知道是我娘促使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渊青天一时哑然,一脸震动,“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像对你这样...对你母亲?”

  叶泠泠闻言,惊得双目圆瞪,撑着他的胸膛坐直起来,“当然不是!”

  渊青天微微一笑:“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是...”

  叶泠泠又被打败了,根本找不到好的说辞来应付他的询问。

  “好啦,这次就先放过你。”

  渊青天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

  叶泠泠琼鼻皱了皱,感觉怪怪的。

  ......

  另一边。

  叶灵儿呆在自己的闺房内。

  忐忑地来回走动。

  根本闲不下来。

  “也不知道泠泠现在是什么情况...”

  “更重要的是,当时他看我的眼神...”

  每每想起渊青天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她总感觉心头上好似有蚂蚁在攀爬,颇为不自在。

  许是走动太久,令她有些疲累。

  她便坐了下来。

  一只玉手抬起,抚平急促跳动、呼之欲出的双峰。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心跳会这么快?”

  一种不详的预感,蓦地在心里滋生。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都挺准的。

  下一刻。

  “咚咚。”

  一阵敲门声,突然在寂静的闺房内传响开来。

  叶灵儿被吓了一跳,警惕地站起身来,娇喝了一声:“谁?”

  “是我,灵儿。”

  苍老而慈祥的话音,令叶灵儿倍感心安。

  “原来是母亲啊,快进来吧。”

  她打开了门,将母亲扶了进来。

  又为母亲倒了杯茶。

  这才落座,轻声道:“母亲,您不好好休息,怎么跑到女儿这边来了?”

  叶灵儿的母亲白了她一眼:“怎么?想自己女儿,老身还不能来看看呀?”

  叶灵儿撅了撅嘴,有些可爱,“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人啊,无论长到多大,在母亲眼里总是个孩子。

  叶灵儿也乐意扮个孩子,讨母亲的欢心。

  老妪白了她一眼:“好啦,都多大人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没个正经。”

  看似责备的言语,却充满了慈爱的意味。

  叶灵儿喜笑颜开,握着老妪的手,“那您究竟有何吩咐啊?”

  她心里清楚,母亲的时日不多了。

  她这个做女儿,也只有在这段时间里尽尽孝,百依百顺了...

  老妪摇头:“我只是来问问泠泠和渊圣子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

  “呃...”

  “其实,女儿也不知晓...”

  叶灵儿扭捏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

  老妪并未觉察到她的异常,只是无奈道:“你这个做娘的,怎么连自己女儿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啊?”

  “哎,我真的是...”

  “咳咳...”

  叶灵儿赶忙拍了拍母亲的后背:“母亲,你别急呀。”

  “本来身子就不太好,这着急上火岂不是让身体变得更加糟糕?”

  老妪艰难地呼出了一口浊气,面露担忧之意:“灵儿,别怪我多嘴。”

  “现在我们一族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光靠你和泠泠那孩子,是绝对维持不了太久的。”

  “而那位圣子,将是扭转我们一族如今状况的关键。”

  “你一定要督促泠泠,好好与那位圣子增进一下关系啊...”

  叶灵儿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就木讷地点着头:“母亲,我明白的。”

  老妪拍了拍她的小手,“灵儿,要不是那位圣子对泠泠...”

  “唉~”

  “若非如此,你跟他在一起,是再合适不过的啊...”

  “你年纪大一些,懂得也多一些,比泠泠更懂如何抓住男人的心...”

  叶灵儿听得面红耳赤,赶忙抬起手来:“停停停!”

  “母亲,不可能的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老妪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心里所想之离谱。

  真要说出口,连她自己都感觉羞耻。

  “也罢,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休息了。”

  说罢,老妪便颤巍巍地站起身。

  叶灵儿一同起身,搀扶着她走出房门。

  “送到这里就行了。”

  “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老妪摆了摆手,拒绝了叶灵儿。

  “您慢走。”

  叶灵儿望着母亲佝偻的背影,眼睛不由发酸。

  她驻足许久,直至母亲身影彻底消失于视野。

  方才抹了把眼泪,转身走了回去。

  等回到房间,正要合上门的时候。

  她突然发觉不对劲,猛地转过身去。

  “渊...渊圣子?”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在泠泠那吗?”

  叶灵儿愕然地注视着,端坐在一把交椅上的渊青天。

  渊青天神情平淡,眼神似一口幽泉般深邃。

  对上他的眼神,叶灵儿只感觉心中那不祥的预感,顿时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叶族长,你不地道啊。”

  渊青天站起身来,一步步靠近叶灵儿。

  他进一步,叶灵儿便退一步。

  直至退无可退,后背紧贴着门框。

  叶灵儿想往一旁躲去。

  哪知渊青天抬起一只手,用力地抵在了墙上,隔绝了她最后的去处。

  叶灵儿神色慌张,“我怎么就不地道了?”

  “嗯?”

  “你哭了?”

  刚才还没注意到。

  这个距离,渊青天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还未完全干涸的泪痕。

  “......”

  叶灵儿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搞得脑子乱糟糟的,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

  见她不回应。

  渊青天忍不住伸出手,为她拭干了泪痕。

  这一刻,叶灵儿呆住了。

  除了早已死了十几年的丈夫之外。

  这些年,她可没让任何男人碰过自己一根手指头。

  可现在...

  渊青天竟然破了她的禁忌!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