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183章 渊有极渊,都是因为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3章 渊有极渊,都是因为你

  此时。

  温馨的闺房内。

  “嗯唔~”

  唐月华咬着手指头,面颊娇艳欲滴,仿若要淌出血液来。

  她美眸迷离,娇躯时而颤抖。

  她小巧可人的玉足,被渊青天握在手里。

  包裹着她的那种湿润而暖和的触感,令她有些欲罢不能。

  某处,都有些泛滥了。

  或许是太久没有与渊青天深入交流。

  导致她的身体对外来的触摸,显得比较敏感。

  肉眼可见的鸡皮疙瘩,在那一小截白嫩的小腿上凸显而出。

  “别...别这样了...好不好...”

  她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娇躯变得局促不安,两条造物主都为之感叹的美腿绷紧在一起,微不可察地轻轻摩挲着。

  “嗯?”

  “内可不行...”

  渊青天抬眼看了她一眼,含糊不清地回应着。

  “嗯~”

  “别...你别说话了...”

  唐月华两条腿已经紧得只留下一条浅浅的缝隙。

  短短的几刻钟,悄然而逝。

  但在唐月华心里,却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

  她仰躺在床,娇躯之上有热汗沁出。

  饶是这个姿势会塌下去,不易显大。

  但她的资本却仍显雄厚。

  雪白起伏,...发硬。

  渊青天见她一副解脱了的样子,用手背抹了抹嘴,嘴角不由扬起一丝弧度。

  “怎么?这就想休息了?”

  言罢,如水蛇一般灵敏的大手,缓缓探了过去。

  “嗯...”

  霎时,唐月华便发出了一道令人面红耳赤的娇哼。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迎合起渊青天。

  有道是,天外有天,渊有极渊。

  “嗯啊!”

  “哗啦——”

  ......

  甘泉自天外来,令干涸的土壤勃勃生机,萌芽由此裸露出脑袋。

  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渊青天动作娴熟,径直扑了上去。

  “等...等一下!”

  “我...我还不行!”

  “嗯啊~”

  唐月华嘴上说‘不行’,实则欲拒还迎。

  顿时间。

  整个闺房,显得暧昧、旖旎。

  棉床之上,交织缠绵,久久不分。

  ......

  太子寝宫内。

  ‘雪清河’一阵费心费神的开导下,雪珂的情绪总算好转了一些。

  “那大哥,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雪珂面挂笑容,走出了寝宫。

  ‘雪清河’在其身后,含笑望着她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

  待彻底看不见雪珂后。

  “呼...”

  ‘雪清河’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转身回到了房间。

  蛇矛斗罗站在门口,关切地询问了一声:“少主,您白天劳神费心的,难得有点时间可以休息。”

  “雪珂公主之后再来的话,要不属下将她给打发走吧?”

  千仞雪恢复回原本样貌,朝着他摆了摆手:“不必了。”

  “我还挺喜欢这妮子的,她来陪我解解闷也不错。”

  蛇矛斗罗欲言又止:“可是...”

  千仞雪柳眉微挑,“怎么?”

  “有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蛇矛斗罗寻求似地扫了刺豚斗罗一眼。

  刺豚斗罗无奈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说。”

  千仞雪心里突然有些不妙。

  蛇矛斗罗也只好硬着头皮,道:“先前圣子殿下吩咐过,凡是影响到您与胎儿休息的事,都要极力劝阻。”

  “雪珂公主再重要,也不及少主母子平安重要。”

  千仞雪诧异地盯着他俩:“你们...都知道了?”

  她问出这个问题后。

  瞬间就后悔了。

  毕竟这阵子,渊青天与她秀的恩爱还少吗?

  渊青天那一副好丈夫,对她嘘寒问暖的姿态。

  是个人都能猜到她怀了吧?

  她绝美的面庞上浮露出一丝窘迫,但转瞬即逝。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

  “那希望你们能先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先别让我爷爷知道。”

  她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这个关键节点,要是让爷爷知道自己怀了孕...

  青天肯定免不了一顿责怪。

  蛇矛斗罗两人赶忙点起了头:“这点,圣子殿下也有吩咐过。”

  “少主您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

  千仞雪轻点螓首,“行了,我也该听他的话,好好休息了。”

  “之后雪珂要来,你们就找个借口拦下她便是。”

  蛇矛斗罗两人齐声应道:“是。”

  ......

  翌日。

  待千仞雪睁开眼。

  便见渊青天坐在地上,手肘顶着床被,撑着下巴,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青天?”

  “你怎么来了?”

  她有些惊喜地问道。

  一个起身,吊带轻而易举地从香肩上滑落,大片春光泄漏而出。

  女人睡觉的时候,通常不喜欢穿。

  因为那样膈应得慌,很不舒服。

  就好比男人,也不喜欢束缚着睡觉。

  但也正因此,让渊青天大饱了眼福。

  渊青天淡笑道:“怎么,我一来就给看这么劲爆的吗?”

  “小色鬼!”千仞雪嗔了一声,面庞红了红,将吊带拉了上来。

  “话说,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此事情,非彼事情。

  两人都心知肚明。

  渊青天起身,坐到了她旁边,柔和地抚着她的青丝。

  “你是最重要的。”

  只一言,便让千仞雪心里的那点吃味尽皆消散。

  “哼,油嘴滑舌!”

  千仞雪嘴角带着明显的弧度,却还是傲娇地偏过头去。

  渊青天眼中的笑意愈发浓厚,伸手揽过她的肩头,让她的小脑袋可以舒服地靠在自己怀里。

  “清晨的时候,我听蛇矛前辈说了。”

  “昨晚雪珂来找过你是不是?”

  千仞雪皱了皱琼鼻,“你还好意思说啊?”

  “雪珂昨晚跟我哭哭啼啼的,我废了好大劲才把她安抚好...”

  “这可都是因为你啊!”

  “就不能把你那点魅力收起来吗?”

  千仞雪气恼地锤了一下他的腿。

  不过很轻,像棉花一样。

  “哇,这可不能怪我啊!”

  “我长得帅,那是我的错吗?”

  渊青天来了个夸张的后仰。

  千仞雪被气笑了,丰满起伏了一下,又骂了一句:“臭不要脸的!”

  “肯定是你去勾引人家,所以她才会那样!”

  “哦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

  “你可千万不能激动呀!”

  “不然我当爸爸的梦就没了。”

  渊青天抚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肚子,直接选择‘顺从’。

  千仞雪看他这副模样,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心里,宛若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