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132章 她哭了,懵逼的他很懵逼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2章 她哭了,懵逼的他很懵逼

  夜月,逸散出温润柔和的光。

  一阵带着些许凉意的清风,将未曾完全闭合起来的窗户缓慢敞开。

  月光顺着那一点点的缝隙,投射至房间之内。

  两道身影,仿佛被月光隔阂起来了一般。

  灵鸢斗罗朱唇轻启,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渊青天脸色不太好看。

  他现在更能肯定下来。

  他与比比东的那些事,估计被灵鸢斗罗给知道了。

  灵鸢斗罗是千道流指派来的。

  十来年如一日,一直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

  可以说,除了一些他刻意隐瞒的秘密。

  他其他的东西,便再无一丝遗漏地被灵鸢斗罗了然于心。

  倘若灵鸢斗罗将他与比比东的事,尽数告知千道流的话...

  千道流怕不是会瞬间暴怒,提着刀就要砍杀他吧?

  ‘老子的儿媳妇你也敢泡,找死不成?’

  渊青天已经能够想象到那幅画面了。

  不过这不是令他担忧的主要原因。

  这些年里,在他刻意引导下,千仞雪已经知道了比比东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但比比东毕竟冷落了她多年,她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这个事实。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让尚不知情,乃至没有心理准备的千仞雪,知晓这件事...

  那...

  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渊青天的眼神都凝重了些许,甚至于...

  “要不要把鸢姨给...”

  体表都不免升起了一丝杀意。

  虽然很淡薄,却是切切实实的。

  以他如今的实力,要想碾杀距离超级斗罗都遥遥无期的灵鸢斗罗,简直轻而易举。

  他有十足的把握,将其在五招之内制服。

  “不...不行。”

  灵鸢斗罗这些年真心待他。

  虽然他自问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一个只知道用杀戮来解决问题的愣头青。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将杀意尽数收敛,颇有些无奈道:“鸢姨,你跟我说这些...”

  “应该是有什么条件吧?”

  “我们不妨敞开天窗说亮话。”

  忽地,他的目光挪动到灵鸢斗罗的脸上,一丝惊愕顿时浮现于眼眸之内。

  哭了。

  她哭了。

  灵鸢斗罗美眸内蒙上了一层水雾,泪水在其中打转。

  不多时,便化作两行清泪滑了下来。

  掠过俏容、琼鼻和下巴。

  直至滴落在地上,溅出了些许晶莹。

  她却不去擦拭,而是一直用泛红的眼睛,定定盯着渊青天。

  “你...你别哭啊...”

  渊青天顿感头大,瞬间就焦头烂额、手忙脚乱起来。

  别说是灵鸢斗罗哭了。

  就是他的女人哭了,他也很是头疼啊!

  再者,他的女人哭了,他好歹能抱在怀里安慰、安抚一下。

  但对方是照顾了他这么多年的鸢姨啊!

  说不好听的,就像是古代时照料小皇帝的奶妈。

  灵鸢斗罗看着他焦急的模样。

  虽然很想笑,但还是被伤心给掩盖住了。

  她戳破渊青天和比比东的关系。

  不过是因为心里的醋缸被打翻了,想要以此来向渊青天讨要一些‘好处’罢了。

  至于将此事禀告给千道流,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因为这样。

  不仅会危害到一直待她不错的教皇陛下。

  还会危及她一直以来、暗暗喜欢的渊青天...

  渊青天自小便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瓷娃娃。

  灵鸢斗罗一开始就是拿他当自己孩子养的,百般疼爱、万般宠溺。

  但伴随着渊青天的成长,逐渐拔高的身姿,都高过了她。

  逐渐夸张的魅力,都让她一时失了智。

  还有那从头到脚,无不在散发着令她着迷的气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亲情’变了质。

  有时候,她会扪心自问。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但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

  ‘没逝的,他又不是亲生的,我也没嫁为人妻。’

  ......

  可不曾想。

  渊青天竟然如此狠心!

  竟然想杀了她!

  也不怪她伤心了。

  ......

  灵鸢斗罗见他还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轻咬了一下贝齿,恨恨地呢喃起来:“纯纯一个榆木脑袋!”

  “明明对其他女孩就那般放纵、肆意,甚至教皇陛下也...”

  “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成这样了?”

  她泪水都流光了,渊青天还不把她抱住安慰一下...

  本来还挺伤心的。

  得,现在直接被气得不行了!

  渊青天不主动,那就她主动!

  她莲步轻移,与渊青天的胸膛不足十厘米。

  一种名为‘兴奋’的色彩,在她美眸内悄然跃动着。

  渊青天还没反应过来,后背便被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了。

  力道之大,仿佛要将他的衣物直接给撕破。

  “鸢姨,你...”

  渊青天有些惊讶。

  这怎么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按照他的想法应该是...

  灵鸢斗罗伤心至极,然后夺门而出才对啊?

  咋就变成这样了咧?

  灵鸢斗罗不言不语,将头靠在她梦寐以求的胸膛上,然后猛猛地吸了好几口。

  那股不失男人气息的淡香和恰到好处的体温交织在一起。

  犹如柔软的温床将她给紧紧包裹住了一般。

  让她想入非非,仿佛置身云端,在那一望无际的云彩之上,欢快而轻松地跃动着。

  “鸢姨...鸢姨...”

  渊青天轻推了推她,可她却纹丝不动,仿佛八爪鱼一般死死缠在了他身上。

  虽然柔软抵着,挺舒服的,但渊青天还是苦恼地扶了扶额头。

  她现在这种状态,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渊青天又不敢大力推搡她,或是大声喊醒她。

  生怕她再哭一次。

  “唉~算了算了,反正又不会掉块肉,抱就抱吧。”

  渊青天叹息了一声。

  时间犹如被投入石子的潭水,在一阵波澜荡漾后,渐渐归复了平静。

  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持续到了下半夜。

  “唔...”

  灵鸢斗罗陡然惊醒,嘴角上甚至渗出了些许粘稠的液体。

  嗯。

  还是这个怀抱,还是这么温暖。

  她恋恋不舍的神情中夹杂着些许羞怯的红润。

  最终,她还是离开了渊青天的胸膛。

  渊青天如释重负,无奈地看着她:“你可算好了。”

  “我腿都快麻了。”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

  灵鸢斗罗似是猜悟到了另一层面的意思,嗔怪地白了他一眼。

  “说什么呢?”

  “都这么大了,还不学好!”

  又莫名挨上一套‘棉花拳’的渊青天,一时间又愣住了。

  他回过神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

  “我说什么啦?”

  懵逼的渊青天很懵逼。

  他感觉今天见识到灵鸢斗罗种种奇异的举动后。

  整个人都变得不太好了。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