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131章 你觉得,教皇大人老吗?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1章 你觉得,教皇大人老吗?

  灵鸢斗罗莲步轻移,俏容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还好不是渊青天。

  风笑天松了一口气,却见火舞正以一种戏谑的眼神盯着他。

  风笑天有种被探知心思的感觉,令他有些无地自容。

  他的脸上,有种火辣辣的疼,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火舞不再理会他,旋即看向了灵鸢斗罗,微微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还是拱手作揖:“前辈。”

  她清楚能跟随渊青天的女人,肯定不是省油的灯。

  更遑论她的父亲,都对这个女人有些忌惮。

  所以即便不太愿意低头,但也只能违心地行了一礼。

  不然要是被这女人记在心里,在渊青天耳边说她不懂礼数之类的话语的话...

  那就不太好了。

  灵鸢斗罗和善地看着火舞:“不必多礼。”

  旋即再往前走了几步,将她扶了起来,顺势握住了她的小手。

  她愣愣地看着灵鸢斗罗,心道:“这女人想干嘛?”

  “刚才就觉得火舞妹妹你很可爱,现在仔细一看,果然如此呢。”

  灵鸢斗罗笑意满满,甚至摩挲起了她的小手。

  哈?

  她夸我可爱?

  火舞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色。

  她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风笑天羡慕地盯着两人的举动。

  他追求火舞这么久,可还从来没碰过火舞的小手啊!

  但这个女人,一来就可以随心所欲地碰,甚至还摸了起来...

  是不是...

  如果变成女人的话,也可以这样做...

  风笑天心中一惊,在这个想法冒出尖尖的时候,立刻将其硬生生掐灭掉。

  “呼...好险,差点就误入歧途了。”

  他抹了一把额头莫须有的冷汗。

  不过,他就仿同空气一般,没有引起两女半分注意。

  灵鸢斗罗惋叹一声:“可惜了,这么好的小手,被这些老茧给埋没了。”

  闻言,火舞急忙将小手抽了回去,背在了身后,偏过头去,一脸的局促。

  她要强的性子,让她不甘屈居于男性之下。

  因此在修炼时,哪怕再苦再累,都会硬生生地扛下去。

  这也让她的手,还有身体的一些部位,都留下了修炼过猛时的痕迹。

  但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爱美是天性,被灵鸢斗罗点出手上有老茧,让她不太适应。

  灵鸢斗罗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从储物魂导器中里取出了一个碧绿药瓶,随即递给了火舞。

  火舞回过头去,并未第一时间接过,而是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

  灵鸢斗罗红唇微启:“是好东西喔~”

  “拌水服之,可以美容养颜。”

  “外敷按摩,可以净化陋迹。”

  见到火舞还在愣神,灵鸢斗罗直接拉过她的手,把药瓶放入她的手中。

  “这可不是我想送你的,是圣子殿下让我送来的。”

  说着,她眼底还流露出一丝幽怨。

  火舞看着手里的药瓶,又看了看灵鸢斗罗拙劣的演技。

  她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灵鸢斗罗不满地看着她:“有什么好笑的?”

  火舞摇头失笑:“没有。”

  然后一脸真诚地盯着对方:“谢谢姐姐。”

  灵鸢斗罗听到这个称呼,美眸顿时一亮:“对嘛,我又不是很老。”

  “老是我‘前辈前辈’地叫我,都把我给叫老了。”

  ......

  两女仿佛冰释前嫌的好姐妹,很快寻到了共同话题,欢快地聊了起来。

  就要一边散步的时候。

  “那...那个...”

  风笑天弱弱地出了声。

  他知道打扰别人聊天很不礼貌。

  但他还是忍不住了啊!

  被无视的感觉,是真吉尔难受啊!

  两女回过头去。

  火舞问了一句,直接让风笑天原地石化。

  “你怎么还在这啊?”

  不多时。

  两女离开了,只留下风笑天一人,风中萧瑟。

  ......

  入夜。

  渊青天住进了火鸿为他安排的豪华贵宾间。

  他闭目盘膝在一把交椅上,嘴里嚼着魂力压缩丹,静静提炼着魂力。

  灵鸢斗罗则在整理他的床铺,体贴细心、一丝不苟。

  一日修炼结束,渊青天缓慢睁开了双眸。

  见到忙碌不停的灵鸢斗罗,他从椅子上下来,轻声道:“鸢姨,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好。”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那可不行,这些平常都是我整理的,现在也不能例外。”

  “况且你小时候也不是没抢着干过,到最后还不是弄得一团糟?”

  灵鸢斗罗头也不回,不容置疑的话语落入渊青天的耳中。

  渊青天看着在眼前晃动的翘臀,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我也不小了好吗?”

  “再者,我们老是独处一室,很容易被人说闲话的...”

  “要是影响到鸢姨你的声誉...”

  “那就不太好了。”

  其实,本来这次渊青天是打算单独走访各大学院的。

  只是灵鸢斗罗一直要求着跟来。

  他不好拒绝,只得顺从了。

  闻听此言,灵鸢斗罗的动作一顿。

  随后直起身板,将堪称完美的弧度展现得淋漓尽致,转身笑吟吟地看着他。

  “长大了?”

  “是哪里长大了?”

  又来了。

  这几年里,她可没少开那个腔。

  尤其是在自己有了女人,并且被她知道以后...

  渊青天嘴角一抽:“鸢姨,别这样,很奇怪。”

  灵鸢斗罗却是步步紧逼,慢慢靠近他,玉指点在了他的胸口,好看的睫毛轻轻眨动着,一脸妩媚地望着他:“你说...要是我的声誉被影响了,以后嫁不出去的话...”

  “你会养我吗?”

  渊青天心神一凝,不着痕迹地退后半步,却被她再度补了上来。

  “自然会。”

  “我打小便是鸢姨照顾的。”

  “老有所养,我就相同于你的亲...”

  还没等他把两个字说出来,灵鸢斗罗便将手指抵在了他的嘴上。

  她一脸幽怨地盯着渊青天,质问起来:“我很老吗?”

  渊青天知道说错话了,赶忙摇头:“不老不老,当然不老。”

  “况且有我在,鸢姨必定能青春永驻。”

  灵鸢斗罗眼中有一抹笑意划过,一根手指勾起了一缕青丝,然后卷了又松,卷了又松。

  “既然不老,那你觉得教皇大人老吗?”

  渊青天微愣,下意识回应:“自然不老。”

  “鸢姨,你问这个...干嘛。”

  陡然间,他仿佛想通了一切。

  霎时间,一种不详的预感袭遍了全身,令渊青天的眼中掠过一抹骇然之色。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