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60章 师姐,口渴了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0章 师姐,口渴了吧?

  离开供奉殿以后,渊青天马不停蹄地前去寻找胡列娜。

  ......

  ......

  圣女殿中。

  胡列娜神色晦暗,衣着单薄,抱膝于床上,螓首靠膝盖顶着。

  自打知晓渊青天和比比东之间的事后,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了。

  师傅与她的小师弟做那种事...

  她还想与小师弟也做那种事...

  若是传出去的话,无论是她,还是小师弟,亦或是师傅,都会被无尽的谩骂所淹没。

  自古以来,‘尊师重道’便如一道禁区线,分化着师傅对徒弟、亦或是徒弟对师傅的独特感情。

  可如今,师傅和小师弟情投意合,那她算什么?

  是要装作什么不知道并参与其中,还是坦白说明并与两人划清界限?

  ......

  我该怎么办?

  究竟该怎么办?

  这些问题不停侵扰着她的思绪。

  她有些痛苦地抱着脑袋,晶莹泪珠自眼眶内滑落而下。

  “咚咚...”

  “师姐,你在吗?”

  突兀间,敲门声传来。

  胡列娜慌忙地抹去眼泪,一面将衣服穿戴好,一面喊道:“小师弟,等一会,师姐在穿衣服!”

  “好。”渊青天回应了一声。

  胡列娜整理完后,来到镜子前,反复确认了自己的神情是否自然。

  然后才小跑过去,打开了门。

  她还是装作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如往日一般调笑起来:“哟~小师弟,怎么有空来找师姐呀?”

  “想师姐了吗?”

  渊青天觉察出她的笑容有些异样,关心地询问道:“师姐,你是不舒服吗?”

  “怎么好像一副...刚哭过的样子?”

  胡列娜心神一颤,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没...没有的事。”

  “快进来坐吧,师姐去给你拿点心吃。”

  说着,她绕过了渊青天,准备去厨房一趟,却被渊青天拉住了。

  她回头,仿佛如被看透了内心般,有些心虚地询问道:“小师弟,怎么了吗?”

  渊青天不言不语,眉头微不可察地一蹙,还是松开了手:“没事,就是觉得师姐今天格外的漂亮,有些不舍得你离开我的视线。”

  放在以前,胡列娜若听到他说这种话,指定要作势勾引他一番了。

  可现在......

  胡列娜只是欣喜一笑:“那是,你师姐是最漂亮的,把你迷到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好啦,你先进去呆会,我很快回来。”

  看着胡列娜的身影在视野内逐渐消失,渊青天心情陡然间有些沉重。

  他与胡列娜相处了好几年,对方的各种习性、习惯,他几乎都摸清楚了。

  收起心思,渊青天走进了胡列娜的闺房。

  胡列娜和其他女孩子一样,都偏爱于鲜艳的颜色,几乎每一样家具都是粉色,唯独梳妆台是紫檀木所造,格外的显眼。

  因为那是几年前,渊青天第一次认识她,送给她的礼物。

  胡列娜至今都在使用,保养得也很好,看上去就跟新的一样。

  他眼眸内泛起一丝柔和。

  随即,他似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垃圾桶。

  一堆看上去匆促捏揉、带点湿度的纸团占据了垃圾桶的大部分空间。

  师姐,果然哭过!

  而且哭的力度还不小啊!

  用了这么多纸...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他杵在原地,皱眉思索着。

  他只能感觉到,胡列娜之所以会哭,跟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就在他仍在思考时,胡列娜已经端着一盘的点心走了进来。

  胡列娜看他在垃圾桶旁边站着,内心有些慌乱,放下盘子后,走了过去。

  “小师弟,看女孩子的垃圾桶可是很不礼貌的喔~”

  渊青天转过身去,见她叉腰嘟嘴的样子甚是可爱,旋即温和一笑:“抱歉,是我的错。”

  胡列娜白了他一眼,催促道:“快去吃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然后她想要去把垃圾给倒掉,却被渊青天拦住,牵起了她的手:“师姐喂我好不好?”

  他问完后,紧紧盯着胡列娜的神情。

  以往,胡列娜都不会拒绝他这种要求的。

  果然......

  胡列娜内心挣扎了一下,咬了咬银牙,还是将他的手轻轻推开:“小师弟,我们这样不太合适吧...”

  “毕竟你是有未婚妻的,我们...”

  渊青天神色暗淡下去几分,也不再勉强:“这样啊...”

  “对不起,冒犯了师姐...”

  “我以后会和师姐保持距离的...”

  随后,他落寞地走向了大门。

  胡列娜见他这样,心中翻腾了无数次。

  小师弟如果今天走了的话,那日后还想和他呆在一起,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毕竟...是你开的口,是你逼走他的!

  她...还是割舍不掉。

  “小师弟!”

  她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叫了一声,想要挽回渊青天。

  可眼帘所见,已是空旷旷的,除却她以外,再无一人。

  “走了,小师弟走了...”

  胡列娜眼角有泪珠滑下。

  她双腿发软,瘫倒在地。

  她捂着嘴,无声抽泣着。

  “我就知道,你果然有事情瞒着我。”

  这时,渊青天又从门后走了出来。

  “小师弟...你没走!”

  胡列娜停止了哭咽,美眸带着一分庆幸又带着一分疑惑地望着渊青天。

  渊青天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我要不装作离开,你哪里会把情绪暴露出来?”

  胡列娜的小脑袋,不由自主地倚靠在她梦寐以求的胸膛上。

  她的小手紧攥着渊青天的衣扣,声音低若蚊蝇:“对不起,小师弟,我说的话,是不是伤到你了?”

  渊青天肯定地点头:“是啊,我的心脏还在隐隐作痛。”

  胡列娜面露愧意,也不知该作何安慰:“我...”

  “补偿一下就不痛了。”

  “啊?”她愕然地抬起头来。

  下一刻。

  渊青天的嘴便贴了上来。

  她惊得眼睛都瞪大了,但感受到渊青天的火热唇舌,她渐渐沉迷其中,开始有意无意地回应着。

  “吧唧~”

  “吧唧~”

  胡列娜只感觉唇舌愈发干燥,毕竟汁水分泌的速度,还赶不上渊青天的吮吸。

  她的娇躯愈发滚烫。

  要知道她现在正被渊青天‘公主抱’着。

  她的翘臀很快感应到什么。

  霎时间,她的小脸便红了一大半。

  她知道,再不控制的话,渊青天肯定要把她吃干抹净了!

  虽然她这些年一直期待着与渊青天巫山云雨、翻腾四海,可绝不是这时候啊!

  “小师弟,先别...”

  “嗯啊~”

  渊青天不闻不问,侵略完胡列娜的香唇后,进而朝着那诱人的玉颈攻去,动作仔细而缓慢,引得胡列娜娇哼不断。

  胡列娜抱着他的脑袋,双手不自觉地使起力气,让渊青天的头逐渐下移。

  此时,她真的有些意乱情迷。

  她想让渊青天往更舒服的地方吻去。

  胡列娜要年长几岁,身材已经长开了,正是最为可口的年纪。

  虽然没有朱竹情那般夸张,但也比宁荣荣大了一圈,至于小舞...呵呵,那更不用说了。

  反正渊青天的头埋下去后,只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不过这并不妨碍渊青天埋头苦干。

  那经过千锤百炼的‘嘴上秘法’,让胡列娜招架不住的同时,舒服到了极致,身体也渐渐有了些许反应。

  她那金丝白缕的上衣,脱落了一大半,大片雪白一下又一下地跃动着。

  “嗯哈~”

  “停,停下!”

  胡列娜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聚集在了喉咙,然后喊了出来。

  渊青天愣了一下,抬眸盯着她。

  胡列娜松了口气的瞬间,渊青天又把头埋下。

  “嗯啊~”

  胡列娜抑制不住欢叫的同时,心中羞涩万分:“小师弟就这么喜欢这个吗?”

  渊青天轻轻一含。

  胡列娜美眸霎时瞪大。

  “哗啦——”

  被衣物隔绝着,仅有一小部分窜漏而出。

  “别~”

  她尽情释放的同时,渊青天已是抱着她,来到了床边。

  渊青天不舍得将她放开,索性直接两人同时扑在了床上。

  “兹啦——”

  渊青天不停歇的同时,空闲的右手猛地一扯。

  胡列娜余下的衣物直接被撕开。

  紧接着,他的手仿佛装了定位一般,掀开了最后一层亵衣...

  没两下,更是让胡列娜升起一种剧烈的反应。

  声势之浩大,足以湮灭万物!

  胡列娜已经没气力制止渊青天了。

  只能不停地娇吟着,以此抒发肉体与精神上的快感。

  渊青天含住的同时,舌头亦在不停地蠕动。

  “师姐...”

  “我...”

  “我好喜欢...”

  这含糊不清的话语,还有那时而刺痛、时而柔和的感觉,更是差点要了胡列娜的命,激起了她更大的反应。

  “嗯唔~”

  伴随着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娇吟。

  “哗————”

  渊青天将手缓缓收回,嘴里也是口齿留香。

  “师姐,口渴了吧?”

  渊青天邪邪一笑,又吻了上去,给胡列娜补充水分。

  胡列娜应接不暇,眼神迷离地接纳着渊青天的赠予。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