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幸运书吧>网游小说>斗罗V:千仞雪的童养夫,我躺着成神> 第47章 实力暴涨,朱家逼婚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7章 实力暴涨,朱家逼婚

  【叮!女神唐月华的好感度达到80%。】

  【恭喜宿主获得三枚魂力压缩丹,白首莫相离(仙品)。】

  次日清晨。

  一缕阳光直射进房间,犹若一束亮闪闪的金线,打在了白绒大床上的两道身影。

  一道身影仍处梦乡,嘴角勾勒着一丝甜蜜的笑容,不知梦到了什么。

  而有一道身影,不着片缕衣物,盘膝而坐。

  渊青天睁开双目,一道神芒于眸内闪烁。

  是的,将唐月华征服后,他反而睡不着了,便开始了一夜修炼。

  将魂骨,压缩丹,轮回本源之类的,能使用的都使用了。

  “他化自在大法,不愧是那位存在的无上帝法,当真是内外兼备,奥妙无穷啊!”

  “相较而言,那劳什子玄天功,就是一坨答辩!”

  “化他人之身,借他人道果...”

  “光是这第一层,便难以达到...”

  “革命尚未结束,同志仍需努力啊!”

  旋即,渊青天打开了系统面板。

  【宿主】:渊青天

  【魅力】:lv10(max)

  【天赋】:礼乐lv10

  【等级】:54级(魂王)

  【功法】:他化自在大法(1%)

  【武器】:往生轮回剑(神器,可成长)

  【武魂】:万道轮回眼,永恒帝龙

  【魂环】:黑黑红红红

  【魂技】:神罗天征、轮墓、天照、伊邪那美、地爆天星

  【魂骨】:魂冥狱龙头盖骨(十万年,可成长)、天邪魔龙左臂骨(二十万年,可成长)

  【魂骨技能】:1.十倍增幅(五分钟内提升自身十倍精神力,无副作用,冷却:24小时。)

  2.魂冥炼狱(消耗精神力激发,可幻化出一片黑焰空间,对精神力弱于自身者,拥有绝对的压制力)

  3.魔龙天赤掌(幻化出一只百米长的掌印,具有破防、爆裂的效果,使用时自主提升手臂力量百分之两百。)

  4.天邪破道拳(以拳头为主,魂力为辅,一拳之下,万物皆凋,使用时自主提升手臂力量百分之三百。)

  【外附魂骨】:暗魔邪神虎翅翼(十万年,可成长)

  【女神】:千仞雪(92%)、比比东(68%)、胡列娜(81%)、朱竹清(83%)、小舞(80%)、宁荣荣(73%)、叶泠泠(70%)、唐月华(80%)

  【储物空间】:魂力压缩丹(二十枚),神赐魂环(两个)、罗刹神念(完整)、白首莫相离(仙品)、至尊黑卡(一百万金魂币)

  “还算不错。”渊青天对这豪华的系统面板颇为满意。

  以他如今的实力,若是火力全开,诸如龙公孟蜀那等魂斗罗,大概率也得跪。

  面对龙公蛇婆的武魂融合技,他即便不敌,应该也能全身而退。

  渊青天估量着,等自己达到魂圣、或是魂斗罗级别时,战力恐怕能直追千道流那种九十九级极限斗罗。

  至于神级...神毕竟还是神,虽然他并不认为斗罗神界中的那些家伙,有资格称呼为‘神’。

  但不可否认的是,成神对于魂师来说,的确是一种生命的进化,要想拥有神级战力,少说也要等到他达到封号斗罗吧...

  “唔...”

  就在这时,唐月华醒了,她舒展了一下身子,显露出完美的曲线。

  渊青天回眸一笑:“醒啦?”

  唐月华微点螓首,见他没穿衣服,视线不自觉往下垂。

  “一大早的还这么活跃...”

  她的脸庞升起一抹微醺般的红。

  对于昨日的疯狂,唐月华适应得很快,也感到很满足。

  但几十年的空虚想在一夜被填满,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不自觉向渊青天伸出了魔爪。

  渊青天刚想穿衣服,就感受到背后贴来一具软绵滚烫的身体。

  他微愣了一下,旋即浮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转过身去,低头品味起那张艳唇。

  许久之后,两唇分离,一条晶莹细线垂落而下。

  唐月华眼波流转,面色潮红,娇喘不断。

  “你还真是个喂不饱的妖精呢~”

  渊青天在她耳边低语,随即将她推倒在床,直入主题。

  ......

  待他穿戴整齐,从唐月华房间走出之时。

  等候多时的月轩总管立马迎了上来。

  “总管?你有什么事吗?”渊青天有些疑惑,视线略微偏移,落到了他手上端着的两碗很是浓稠的汤。

  月轩总管堆笑道:“昨晚辛苦圣子殿下了。”

  “这两碗汤是鄙人为结合之人特意准备的。”

  “希望您能接受鄙人的一片心意。”

  渊青天愣了愣,但还是接过盘子,“那就多谢总管了。”

  “没有没有,只要对圣子殿下和轩主身体有益,鄙人就喜不胜收了,谈何感谢呢?”

  渊青天淡然一笑,暗道此人还挺会做人。

  “那好,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没了,两位继续忙吧,鄙人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

  渊青天点头,月轩总管便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跑去干活了。

  渊青天看着他的背影,耸了耸肩,便再度往返唐月华的房间。

  两人互相喂食,很快就将两碗汤给喝完了。

  然后...

  唐月华只感觉浑身燥热无比,渊青天也来了点反应。

  “他到底在这汤里放了什么啊?”渊青天有些惊到了。

  要知道以他的身体素质,即便是春心萌动的药物也无法对他造成什么效果。

  他虽然知道这是十全大补汤,但没想到作用这么明显啊!

  兄弟又有了一副要驰骋沙场的气势。

  唐月华早就按捺不住了,把自己衣服撕碎的同时,也把他的衣服给撕开,然后趴在他身上开始蠕动。

  “青天,我热~”

  唐月华的娇声,直接令渊青天无法招架。

  还能说什么呢,杀就完了!

  两人又开始了活塞运动。

  唐月华摇累了,便到渊青天输出。

  她扶着床沿,发出一道道令人面红耳赤的娇喘。

  许久过后,一记无限欢愉的娇吟吐露。

  留存在她体内的燥热方才散去。

  然而渊青天却是上头了,他刚来劲,可不能停,不然比死了还难受。

  唐月华也不忍拒绝他,便继续下去。

  但最后付出的代价就是,她浑身疲软如泥,再也不想动弹了。

  渊青天则舒服地吐出一口浊气。

  ......

  太子寝宫内。

  千仞雪一面翻阅着奏折,一面听着刺豚斗罗的汇报。

  “少主,已然暗中处理完亲近雪崩、雪星亲王的文臣十二人,武臣二十一人。”

  “还有部分亲近两人的大臣,因为这些天频出命案,他们都躲在家里,不敢踏出家中半步,所以不太方便动手。”

  “至于那些亲近已死皇子的大臣仍在旁观,此番局势利于少主,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有动作。”

  “另外天斗皇家骑士团的统帅——罗克森,亦在蠢蠢欲动。”

  千仞雪听完后,旋即道:“那些大臣一个个都是墙头草,他们倾向我们也就罢了,若有意将雪崩抬上位的,就直接杀了,留着恐怕会节外生枝。”

  “不过这段时间先停一下,免得那个老头子找事。”

  “而天斗皇家骑士团,是那个老头子亲手培养出来的,还不是罗克森一人说了算,但是那老头子一旦身死,他很可能会借机篡位。”

  “虽然威胁不大,但为避免麻烦,还是盯紧他,有点小动作,立马向我汇报。”

  刺豚斗罗点点头,而后千仞雪挥了挥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先下去休息吧,这些天也辛苦你了。”

  刺豚斗罗郑重道:“能为少主效力,是属下的荣幸。”

  “那属下先下去了。”

  千仞雪微微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突然把他叫住,问道:“你知道青天去哪了吗?”

  刺豚斗罗摇头:“抱歉少主,这两天我都在执行任务,对于圣子殿下的去向,属下属实不知。”

  千仞雪叹了口气:“好,你先下去吧。”

  “是。”刺豚斗罗拱了拱手后,便走出了寝宫。

  “这个臭青天,又跑去哪里鬼混了?”

  千仞雪嘟着嘴,只要没有盯着渊青天,他隔天就能又给你带来一位姐妹。

  “唉~得抓紧把天斗帝国控制住,不然再过个几年,青天身边挤都挤不进去。”

  “加大毒量!”她美眸泛着淡淡的金光。

  雪夜大帝:“...你妈!”

  ......

  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唐月华,渊青天回到了他在天斗城买下的三层小别墅。

  小半个月没见到朱竹清她们,还是有点想她们的。

  等他悄悄翻过围墙,打算给她们一个惊喜的时候。

  他瞥见了正在凉亭下,专心致志修炼的朱竹清和小舞。

  “这两个小妮子,还挺努力的嘛。”

  渊青天淡淡笑着。

  努力的人,从来不缺观众。

  况且还是两个漂亮的姑娘。

  而后,他不做掩饰,慢慢地走了过去。

  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两女齐齐睁眼。

  发现是渊青天后,她们面露惊喜,喊道:“青天哥哥!”

  两女跑了过来,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搜毣趣

  “青天哥哥,都这么久了你才来看我们,我们还以为你把我们给忘了呢...”

  小舞蹭了蹭他的胸膛,幽怨地述说着。

  朱竹清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感受着他的温度和气息,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安下心来。

  渊青天轻轻抚摸着两女柔顺的头发,“抱歉,有些事情要做,所以晚了一点。”

  “你们这些天过得还好吧?”

  “没有你的日子,没有一天是好的。”小舞舒服地眯起眼睛,说着土味情话。

  渊青天不禁笑了起来,与两女相拥了一会后,他询问道:“荣荣呢,怎么没看到她?”

  “荣荣啊,她前段时间被七宝琉璃宗的人叫了回去,据说是他父亲有些事找她。”

  小舞思索了一下,回应道。

  “有事找她?”

  “能有什么事?”

  渊青天眉头微微挑起,有些摸不着头脑。

  朱竹清沉吟了一会,而后道:“可能是跟史莱克学院有关。”

  “荣荣跟我们说过,她之所以会前往史莱克学院,都是她的父亲让她去的...”

  “她跟着我们脱离史莱克学院,不会被她父亲责备吧?”

  朱竹清眉宇间流露出担忧之色。

  渊青天淡笑一声:“责备?不可能的。”

  “啊?为什么啊?”小舞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因为她有两个封号斗罗的爷爷,很是疼爱她,宁风致哪里敢责备?”

  “封号斗罗!”小舞有些惊讶,眸子闪过一丝恐惧。

  渊青天见状,连忙安抚起来:“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小舞这才定住心神,微点螓首。

  朱竹清美眸微闪,突然沉默下来。

  “竹清,怎么了?”

  “有事别瞒着我。”

  渊青天眉头微皱,他敏锐察觉到朱竹清的情绪不太对。

  朱竹清轻咬贝齿,“是我家里传来了一封信。”

  “他们让我抓紧时间回去...”

  “回去做什么?”渊青天双眼微微眯起。

  “他们逼我...逼我回去跟戴沐白完婚...”朱竹清难以启齿地说道。

  “什么?那只金毛傻狗?”小舞惊愕道,旋即立刻道:“绝对不行,那只金毛傻狗根本配不上竹清你。”

  “跟青天哥哥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霎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自渊青天周身蔓延开来,但两女并未受到影响。

  只是庭院内的花花草草就遭了殃。

  “看来戴沐白的命...是时候取走了。”

  渊青天冷到极点的声音传开。

  令人闻之,不禁心惊胆颤。

  “竹清,家里还有你在乎的人吗?”

  渊青天声音变得温和下来。

  朱竹清痴痴地望着他,摇起头来:“他们都只是把我当做工具...”

  “明白了。”渊青天蓦地冷笑起来。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