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排练

  10月4日,周三。

  今年的假期是中秋与国庆连着放,有个长达八天的长假。但张艺洋、严薇以及参加学院迎新晚会的同学们却只放了五天,今天就要继续排练了。

  没办法,时间太紧,必须争分夺秒。

  就这五天假期,还是张艺洋靠着路知行的两个剧本争取到的。

  今天,参加了迎新晚会的同学们都已经忙碌了起来,恢复了排练,而张艺洋和路知行则是暂时放下了歌曲类节目的排练,准备全力以赴地准备语言类节目。

  演员方面,刘博已经顺利地做通了吕一笑和赵浩岩的思想工作,把他们领到了现场。

  不过,将他俩带到现场并不是“优先择偶权”的那套说辞,这俩人对此都不是很感兴趣。

  最终起到决定作用、一锤定音的是一个噩耗:404寝室除了路知行的那个设计稿,其他的设计稿全都被何程教授毙掉了!

  也就是说,路知行现在是寝室的唯一一个独苗,吕一笑和赵浩岩只能抱路知行的大腿,跟他一起做《平凡人生》了。

  路知行表示,这次的小品和排练都是游戏中必不可少的一個环节,如果想加入自己的组,那就一定得参演这个小品。

  吕一笑和赵浩岩高度怀疑路知行是在瞎扯淡,但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前来参演。

  至于《眼中的你》这个本子,考虑到演起来的难度很高,所以张艺洋从高年级学生中精挑细选了一位大三的学姐来扮演。

  这位学姐在上上届迎新晚会上的语言类节目表现十分出色,被大家认为是整个游戏设计学院中能找到的演技最好的人。

  至于剧本中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父亲”,张艺洋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只能无奈亲自上阵凑数。

  “雨萍姐,这位路学弟就是这两个本子的原作者,所以之后排练的时候,咱们一切都以他为准,没问题吧?”

  学姐点了点头,看向路知行,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路学弟你好,我叫周雨萍。”

  她有些好奇地上下打量路知行,早就听说这届大一学生里面有个很妖孽的人,能原创歌曲、剧本,还拒绝了选秀节目的邀请。

  本以为是个很有才华也很狂的人,但今天见到真人才发现,原来并不像传说中的攻击性那么强,反而看起来儒雅随和,很好说话。

  周雨萍长得虽然谈不上很漂亮,但看起来温柔婉约,非常符合《眼中的你》那个母亲的形象。而且,演技方面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路知行对这个选人还是很满意的。

  “对了,关于小演员的人选,我跟导员商量好了,让他三岁大的儿子来客串一下,不过得等明天才有时间。”张艺洋补充道。

  《眼中的你》最后一个部分,是以母亲的视角来展示的,需要一个小演员来扮演。不过好在这段的内容并不多,扮演的内容也比较简单,突击排练一下就可以。

  “好,既然人到齐了,那大家先把这个签一下吧。”

  路知行说着,从一旁的背包中拿出一沓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分发到众人手中。

  张艺洋一脸懵逼地接过:“这是……授权协议?”

  这份协议的内容很简单,就是约定了路知行享有《卧底练习生》和《眼中的你》这两部作品的全部著作权,而这些人作为表演者,要将一些权利让渡给路知行,比如,路知行可以随意将所有人的表演内容以各种形式复制、传播,而无需征求他们的意见。

  当然,作为演员也有好处,协议约定,路知行要按照一般演员的价格给他们报酬,包括排练时间和演出时间在内大约是10天左右,一次性报价2000元/人。

  就连那位小演员,辅导员的儿子,也都有一份监护人代签的协议。

  张艺洋说道:“学弟,这就没必要了吧。这两个语言类节目的本子都是你辛辛苦苦写的,我们来参演就只是凑个数、帮帮忙,怎么能收你钱呢?

  “更何况,这钱也太多了!”

  其他人也很费解,不知道路知行这是唱的哪一出。

  他们参加迎新晚会的目的各有不同,比如刘博是为了露脸,张艺洋是被学生会指派了任务,而周雨萍则单纯是出于学院荣誉感来帮忙。

  但有一点是完全一致的:就是从没考虑过任何钱的事。

  不管是创作还是表演,默认都是无偿的、不盈利的。

  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大学生的想法还比较单纯,比较排斥谈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过去的迎新晚会节目确实没什么商业价值。

  但路知行的作品不一样,这两个节目都有足够的商业价值,未来还会用到游戏中,那就得一开始就形成协议落实到书面上,省得以后扯皮。

  当然,即便真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路知行也完全不虚。因为他压根也没用专门的动作捕捉设备,他取材都是用人生扮演游戏这个金手指来完成的。

  采集素材之后,模型都是他在编辑器里手绘的,动作都是他在编辑器里手调的,谁能证明这些是用了别人的表演?

  就算真扯起皮来,路知行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但考虑到大家的辛苦,他还是决定按照大致的市场价格给报酬。

  市面上的演员和动作捕捉演员的报价波动很大,像有些动作捕捉厂商的报价都是按小时算的,一小时就得大几百。但要是片场的龙套演员,报价那就便宜多了,群演基本上日薪也就一百多块钱。

  路知行是按照好一点的群演给的钱,但考虑到大学生的演技还不如群演,工作时间也达不到群演的强度,这个价格明显是上浮了。

  这也是为了激励他们更加专注、认真地完成表演。

  刘博偷偷摸摸地凑到路知行身边,低声说道:“路哥,你什么时候这么阔绰了?这一出手就是一万多块钱?”

  遥想上个月,吕一笑去接了个婚庆主持的私活赚了六百块钱,都让寝室其他人无比羡慕。结果现在,刘博和赵浩岩也都体验到了赚外快的滋味,只是没想到这外快来自于路知行。

  路知行呵呵一笑:“之前不是说了嘛,很快你就会发现我还有很多其他的才艺,然后就逐渐习惯了。”

  刘博的嘴角微微抽动:“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看来上一顿自助餐没让你肉疼啊!等迎新晚会结束后必须再宰伱一顿,这次必须是98的自助餐才能弥补我们心灵上的创伤!”

  众人研究了一下这份协议,发现完全没有任何的坑,可以说是纯粹在捡钱。

  既然撒钱的人都觉得无所谓,那捡钱的人还纠结什么呢?

  “好,那就签了!”张艺洋带头,其他人也很快签名。

  之后,众人正式开始排练。

  路知行看向众人:“大家台词都背熟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

  这些大学生可能演技不太行,但态度绝对比一般的小鲜肉要端正多了。在背台词这方面,都不用路知行刻意督促。

  “好,那咱们就先分成两组。学长,你跟学姐先去对一下本子,简单练练。我这边先教他们三个,之后再去那边。”

  在路知行的指挥下,两组人很快进入正轨。

  刚开始,张艺洋和周雨萍还在绞尽脑汁地自己想各种细节,但他们很快发现,根本不需要,因为所有的细节早都在路知行的脑子里了!

  哪怕是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也早都做好了安排。

  因为路知行在获得作品的瞬间,这个作品所呈现出的就是最完美的状态,每一个表演细节都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只要按照这个最完善的状态去指导演员们,就能达成最佳的舞台效果。

  “老赵,你刚才太僵了,放松。这角色就是给你量身定制的,你不用想怎么演,你就稍微收敛一点就行了。

  “你看,这段的剧情是,吕一笑怀疑练习生里出了卧底,于是他给你打电话通知,这时候你有两句台词:

  “一句是:‘什么?我们练习生里,出卧底了?’另一句是:‘笑哥,这个卧底,是不是你呀?’

  “第一句话得严肃,但是也要带点憨,带点凶神恶煞的感觉,下一句不能等太长时间,要压低声音小声说,显得你是在认真推测,并且还得照顾老大的面子不能张扬……

  “对对对,这个感觉很接近了,你保持住,再多练两遍。

  “雨萍姐,这一段得表现出母亲的一种复杂情感。作为机械厂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工人,这个家的经济状况是比较拮据的,甚至一些给孩子买的零食啊,也都是能省则省。

  “但是呢,夫妻二人还是尽可能地挤出钱来给孩子报了钢琴和画画的班,虽然那个年代这种班还没现在这么贵,但对于这个家庭来说,也是比较沉重的负担。

  “肯定不能理解为父母是为了面子或者随大流,父母其实是想看看,万一孩子有那个天赋呢?那就砸锅卖铁也得支持孩子走这条路,不能因为穷,就扼杀了孩子的另一种可能性。零食可以少吃,但教育不能省,这也是当时那个年代的父母普遍存在的一种想法……

  “所以在看到孩子弹钢琴弹得很好时,不应该仅仅是单纯的欣喜,也应该表露出包括欣慰在内的更多复杂的情绪。”

  路知行在两个组之间来回跑,不断地纠正每个人的表情、动作和台词,进度突飞猛进。

  一天下来,所有人都口干舌燥,精疲力尽,买来的两箱矿泉水都被喝光了。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明天继续。”

  路知行发话,所有人才终于放松下来,长出了一口气。

  不知不觉间,路知行已经逐渐掌握了排练现场的节奏,张艺洋反倒有点像是个工具人了。

  不过张艺洋却一点都不在意,这种苦活累活他巴不得有人替自己做呢!

  躺赢一时爽,一直躺赢一直爽,有这么好的挂不利用,那不是白挨何程教授的骂了吗?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幸运书吧

网站地图